轻 武 器手枪步枪
瞄准装置机枪枪弹
中国陆军海军
中国空军世界
台湾陆军海军
台湾空军历史
武器知识资讯
万 花 筒国外
世界坦克主站
轻型坦克步兵
冲 锋 枪匕首
坦克歼击运输
榴弹发射警棍
信 号 枪趣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TOP

彭德怀怒斥苏联大使:别想志愿军流血 朝鲜人观战
2018-05-15 21:20:00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核心提示:在朝鲜开中朝高干会议的时候,金日成和拉佐瓦耶夫,他们就告了中国人的八大罪状。这八大罪状,主要就是说中国指挥员在胜利面前不追击,这是右倾,古今中外没有这样的。彭总就反复地阐明理由,这个拉佐瓦耶夫他老摇头,那就是听不进去。

在1951年1月5日召开的中朝军队高级干部会议上,彭德怀反复向拉佐瓦耶夫阐明敌人的妄图,联合国是在有计划地撤退,它的主力部队并未受到太大损失,如果志愿军战线拉得过长,极有可能重蹈朝鲜人民军的覆辙。而志愿军经过三次战争之后,伤亡惨重,战斗减员未能准时补充,战线太长,后勤补给十分难处。

拉佐瓦耶夫一再坚持要志愿军继续向南进攻,声称这样一来,美军肯定会退出朝鲜。彭德怀答复说,既然你们认为只要向南进攻,美军就肯定会退,那我提议由你们自己指挥,让已经休整两个月的朝鲜人民军的五个军团向南前进。拉佐瓦耶夫等人马上表示反对,认为这样会付出巨大的牺牲,至此,彭德怀再也压制不住满腔的怒火。

彭总最后拍了桌子,好,我就这样子定了,杀就杀我的头,谁杀他的头啊,是不是。以后这个情形转到斯大林那里去了。斯大林回了电报说,东方战场的指挥一切都听彭德怀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天才军事家,没过多久,把拉佐瓦耶夫撤回去了。

凤凰卫视10月2日《中国记忆》,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今年是朝鲜战争爆发60周年,60年前毛泽东亲自点将,彭德怀临危授命,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他指挥志愿军以劣势的装备对抗以美为首的联合国军,打破了美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也打出了国威军威。

多年以后,无论是美国、日本,还是韩国的军史专家都在研究中国人民志愿军这样一支依靠“古董”武器打仗的军队,究竟是如何和装备最现代化的联合国军交战的,而这支军队的统帅彭德怀在战场上又有何作为呢?今天我们请到了几位曾经在彭德怀身边工作过的老人,来讲述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战争当中的特别经历。

彭德怀临危受命率军入朝 加入朝鲜战争

解说: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时彭德怀正在西北军政委员会主持工作,他当时的主要精力放在了恢复西北的生产发展上,对于邻国爆发的战争,彭德怀也有所关注。他让军事参谋杨凤安帮他找一张朝鲜地图,挂在他的办公室兼卧房的墙上。那时候,彭德怀恐怕没有想到,仅仅4个月后,这场战争就跟他产生了关联。

杨凤安:10月4日,就派飞机,那个时候彭老总正在开会讨论经济建造问题了,派飞机去了以后,就说有紧急情形,紧急问题,叫你赶快上北京,到北京。所以会议停下以后,彭老总考虑的可不是这个抗美援朝的事,还是大西北建造,他叫了张养吾带着西北建造的一套材料就来了预备向中央汇报。

解说:彭德怀飞抵北京后,加入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他发觉会议讨论的主题跟西北建造毫无关系,而是是否出兵援朝的问题,会议总的倾向是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打这一仗。彭德怀在会上没有发言,回到北京饭店后,他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杨凤安:第二天一早晨主席就把他请了去了,请了去了一谈,彭老总毛主席的意见完全一致,我们出兵这个不打是吧,我们打了以后等于晚胜利几年,打完了以后再建造。所以彭老总就说,你不然的话,叫美帝国主义,一个是在台湾,一个是占领鸭绿江什么,一个东北、一个东南,这两个什么老虎,所以他说随着都可以吃人的。

所以我们还是出兵,他的意思还是什么吧,说毛主席讲这个出兵,这打仗谁来打,你是不是可以来挂帅,他说我听从党组织决定,所以就是临危授命是这样子来的。

解说:彭德怀到达北京后,发觉情形与他的预计并不相符,他立即通知杨凤安赶到北京与他会面,当杨凤安匆匆赶到北京时,他发觉自己晚了一步,原来心急如焚的彭德怀已经飞往沈阳,于是杨凤安带着中央军委交给他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大印也飞赴沈阳与彭德怀会合。

杨凤安:这就忙于预备出国前的预备,那个时候我们预备什么呢?就预备朝鲜服装,以后去的都是解放军的服装,都来不及那么预备了。以后都是解放军的服装,我们第一批出去的时候完全是朝鲜服装,马裤呢的裤子,还有一道红线。

解说:经过四五天的紧张筹备,1950年10月19日,杨凤安跟随彭德怀飞往中朝边陲城市丹东,预备从这里进入朝鲜,从离开西安时算起,短短半个月时间里,彭德怀经历了一次重要的角色转换。

杨凤安:到丹东这个时候,就已经3、4点钟了,彭老总没有进十三兵团的房子,就在房子里,我们都没进,在外面,交待了任务就是说,部队从几个渡口渡江,渡江的时候要隐蔽。要避开大路走小路,不要暴露。所以那个时候隐蔽很重要,我们第一次战争胜利,就是隐蔽成功,那时候讲就是光做不说。

彭德怀率军忽然加入战斗 敌军以为兵从天降

解说:彭德怀急于赶到朝鲜与金日成见面,了解朝鲜战争。他乘坐一辆小汽车孤军深入,成为志愿军真正意义上的“先锋部队”,随行的人员只有军事参谋杨凤安、司机刘祥和两名警卫员。进入朝鲜之后,彭德怀发觉,局势比他原来预计的要严峻得多。

杨凤安:原来我们考虑什么,朝鲜人民军还有一道防线,它在前面,我们志愿军可以打,到了那儿一熟悉,人民军根本都没有防线,敌人就是整班整排地整连地呜呜地,人家沿着公路那么贯穿,好处是朝鲜地形净是山地,那什么。如果要是跟咱们河北大平原似的,我们也就没有方法了。叫敌人一发觉,是吧,我和彭总没有枪,就两个警卫员有两个枪,那还得了啊,那不都什么了,是不是,所以你说危险,那是特别危险的。

解说:彭德怀一行进入朝鲜后,人生地不熟,面临的难处重重,而迎面第一关是与金日成的联络都成了问题,杨凤安回忆说,那时彭老总身边没有自己的部队,真的成了光杆司令。由于装载着电台的大卡车掉队,他们甚至无法与外界取得通讯联络。

杨凤安:一会到了下午,电台来了。我说你怎么了,他跑到那边转过来,险些被敌人俘虏,你看就那么危险,那个时候,结果来了以后,我说赶快把电报发出去吧,电报发给军委,也发给了部队。

解说:电报发走后,彭德怀一行能做的事情,还是只有等候,杨凤安回忆说,那几乎是他平生最难熬的几十个小时。10月23日他们能听到炮声由远及近,成群的美机低空擦过,而彭德怀身边仍旧只有寥寥数人。

杨凤安:结果等着第二天黄昏的时候,我老看外面那个,咱们这个方向,志愿军那什么了,我一看,在那个路口上,离彭总这房子有二三百米,我看志愿军来了,哎呦,我说你们可来了,就是40军的118师邓岳师长,政委姓张,哎呦,我说你们可来了。

解说:118师的到来,令彭德怀十分欣喜,杨凤安回忆说,自从过江以来,此时彭老总才第一次有了轻松的表情,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第一仗,正是由118师,这支部队打响的。

1950年10月25日,118师与南韩部队打响遭遇战的这一天,后来被定为志愿军入朝参战的纪念日。出国之前,彭德怀曾经制订过一个作战方针,但在他与金日成会面之后,彭德怀才知道,敌人推进的速度比预计的来得更快,彭德怀马上转变了作战方针。

杨凤安:原来是预备人民军的话,我们进到元山和德川这一线组织防御,预备打几个小仗以后,取得经验,再解放平壤。这一看人家敌人已经到了,这么样子,我们已经被敌人那什么起来了,是不是,所以彭总转变了战略方针,就是分突前面敌人。就是它敌人进来,咱们把它分突,一块块把它消灭。

第一次战争是一个伏击性的遭遇战,所以温井一打,把那个敌人的后边部队,一个加强营,还有敌人的一个炮兵,给它消灭了以后,前边那个,他都蒙了。稀里糊涂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所以这个敌人说是,兵从天降。
[page]

三十八军战争中歼敌数万 彭德怀亲题嘉奖令

陈晓楠:有关彭德怀的文章或者回忆录当中,觉得大数都会描述,甚至是渲染他的火爆脾气,然而彭德怀身边的工作人员却不这么认为,在他们眼中,彭德怀对待下属热心、亲切、和蔼。相反,他对高级干部则是要求特别严格,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彭德怀有几次闻名的发火,他发火的对象除了高级干部,还有一位是苏联人,彭大将军的冲冠一怒,究竟会有多大的“火力”呢?

解说:志愿军入朝参战,第一次战争就取得了胜利,然而这次战争总结会并没有因为胜利而氛围热烈,相反,由于彭德怀在会上暴跳如雷,会场一度鸦雀无声,氛围十分紧张。

杨凤安:在抗美援朝第一次战争的时候,38军在熙川没有打好,这个时候他发了脾气,为什么呢?因为这个38军进到熙川以后,他呢,说是敌人有一个黑人团,黑人团什么情形,它没有打,所以在那里一直耽搁了两天。敌人跑了以后,它才进了熙川,进了熙川,原本叫它迂回到球场洞和清川江以南,在这个时候一次战争,那就发展得更顺利了,所以一次战争虽然胜利,但是不太理想。就是因为38军贻误了战机,所以在那个会议总结的时候,彭老总发了脾气。

景希珍:把38军那个军长批评得很凶,说你是王牌军队,是老红军部队,是平江起义的还是什么,我也听不明白,那个时候咱们搞不明白。就在这样子情形下,陈赓,不是,邓华,他说老总啊,你看已经吃饭的时间到了,该休息大家吃点喝点了。这样子才把那个会基本上完结了,这是我第一次发觉彭总在兵团级的会上发火,发得脾气很大,但对其他的兵团司令、政委、军长有没有震动,我看震动很大。

解说:景希珍是彭德怀的警卫员,尽管事隔多年,但他对彭老总的这次暴跳如雷还是记忆犹新,在会上挨了批评的38军军长梁兴初本是一员善打恶仗的虎将,这次却被批评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第二次战争期间,梁兴初憋足了一股劲儿要一雪前耻,38军但当了断敌退路的“关门按闸”之重任。

杨凤安:第二次战争是38军在三所里,龙源里,是吧,在那儿盯着敌人,和个钉子一样,所以敌人相隔也就是一公里,南北,一直没有打通。为什么?这次把敌人消灭了是第二次战争,东西两线消灭了敌人三万六千多人,这三万六千多人大部分是美国人,土耳其旅伤亡过半,其他的都是美国第二师,美国第二师基本上全打垮了,差不多了。

第一师也打得什么,所以这一次把它打疼了,它一下子就撤到了三八线以南地区组织防御。彭德怀看到前方战报,满面笑容。他提笔亲自起草了给38军的嘉奖令,并在电文中写下“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38军万岁”,从此,38军获得了“万岁军”的美名。

景希珍:他们说,在中国历史上还没有这样喊过军队万岁的,他说我就是这样子主张,它消亡了敌人,立了功,有功劳就要喊,志愿军38军万岁,就是彭德怀在会上是这样讲。

彭德怀与苏联大使发生争执 斯大林致电调解

解说:1950年12月31日,志愿军发动第三次战争,攻克汉城,一直打到三七线附近。三战三捷,志愿军的战果使一些人开始沉醉,认为美帝国主义也没有什么了不得,只要乘胜追击,把“美国人赶下海去”的日子也不远了。然而彭德怀却维持着清醒的头脑,他下令部队停止追击,他的决定马上招来非议,最大的质疑来自苏联人拉佐瓦耶夫,拉佐瓦耶夫当时是苏联驻朝鲜大使兼军事顾问。

杨凤安:因为在朝鲜开会,开中朝高干会议的时候,金日成和拉佐瓦耶夫,他们就告了中国领导八大罪状。这八大罪状,主要的就是说中国这个指挥员,胜利面前不追击,这是右倾,古今中外没有这样的。这个彭总就反复地阐明理由,这个拉佐瓦耶夫他老摇头,那就是听不进去。

解说:在1951年1月5日召开的中朝军队高级干部会议上,彭德怀反复向拉佐瓦耶夫阐明敌人的妄图,联合国是在有计划地撤退,它的主力部队并未受到太大损失,如果志愿军战线拉得过长,极有可能重蹈朝鲜人民军的覆辙。而志愿军经过三次战争之后,伤亡惨重,战斗减员未能准时补充,战线太长,后勤补给十分难处。

杨凤安:在那个气候,那个条件下,零下三十多度,战士们跑着,全身雪,满身汗,停下就起不来了。个鞋子脱的时候,解放鞋带袜子一直脱不下来,最后把肉皮都带下来,就那样子的,战士又吃不上饭。不能做饭,也吃不上,没有什么了,有的是煮出来土豆,送上去就冻了,冻透了,和嚼石头子一样,就在怀里揣着,嘴里捂着都不热,就是慢慢在嘴里含着一点,有时候就一两个土豆就救了个命啊。在国内哪有这种情形,所以彭老总讲,红军过草地也没有这么艰苦啊。

解说:彭德怀所讲的道理,拉佐瓦耶夫根本听不进去。拉佐瓦耶夫一再坚持要志愿军继续向南进攻,声称这样一来,美军肯定会退出朝鲜。彭德怀答复说,既然你们认为只要向南进攻,美军就肯定会退,那我提议由你们自己指挥,让已经修整两个月的朝鲜人民军的五个军团向南前进。拉佐瓦耶夫等人马上表示反对,认为这样会付出巨大的牺牲,至此,彭德怀再也压制不住满腔的怒火。

杨凤安:彭总最后拍了桌子,好,我就这样子定了,杀就杀我的头,谁杀他的头啊,是不是,所以彭总的决定是什么,以后这个情形转到斯大林那里去了。斯大林回了电报说,东方战场的指挥一切都听彭德怀的,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天才军事家,没过多久,把拉佐瓦耶夫撤回去了。

解说:拉佐瓦耶夫被撤回苏联,关于是否继续向南进军的争议也就此了结。1951年2月,彭德怀专程回国,向毛泽东等人汇报朝鲜的战况,当时毛泽东对彭德怀说,在撤退这个问题上,有些人有意见,可以不必介意。

杨凤安:回来了,汇报以后,在这个时候,争论得很厉害,彭老总回来了和毛主席讲,毛主席这时候讲了说,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彭德怀说我几千里地回来,我就是要你这几个字。

[page]

志愿军总部屡遭美军轰炸 彭德怀险些牺牲

陈晓楠:自从1950年入朝一直到停战谈判完结之后回国,杨凤安在彭德怀身边经历了抗美援朝的全过程,回忆这段岁月,他有一个特别深的感慨,那就是自从入朝作战的第一天起,彭老总就始终处于各种危险之下,而这是他们之前绝没有料想到的。

解说:对志愿军总部威逼最大的是美国飞机的轰炸,志愿军总部有几十部电台,天天都要发出各种信号,美军的侦察设备很快就能对电台进行测向定位,志愿军总部所在的位置,就成为美军飞机频频光顾的目标。出于安全考虑,志愿军总部曾多次搬家。杨凤安记得彭老总最惊险的一次遭遇,发生在志愿军总部驻扎空司洞的那段日子。

杨凤安:空司洞,到了那以后,我们拂晓出发,夜里到那,在这个白日的时候,那个时候,那个地方还没怎么轰炸。有那么个棚子在那个地方,说这地方做办公室还很好,是不是。结果我们把地图都布置好了,这个时候就到了黄昏了。到黄昏,敌人就来了两架飞机,这个志司的机关,什么机要处,在那个朝鲜的破旧的学校里,搜了一些个桌椅板凳在那办公,一下子暴露目标了,两架飞机就在那扔了两个,扔了两个弹,小的那个什么了炸弹,离彭总那地方也就有五六十米,又黄昏了,他把炸弹扔完了以后,就飞回去了。

解说:杨凤安回忆说,从敌机有针对性的轰炸情形判定,志愿军领导机关的目标已经暴露了,依据美军飞机活动的规律,它们第二天可能还会再来。第二天,天亮前所有工作人员都被叫醒,但大家都不忍心去惊动凌晨2点才休息的彭德怀,不刹那间,美军飞机果然又来了。

杨凤安:来了以后,喊警卫员,我说赶快,叫你们彭老总什么,他一进去一看,彭老总睡觉,因为彭老总两三点钟才睡,四点钟,他刚合眼他也不敢,我说不好,你快点去,这时候第一架飞机就来了。来了以后,他刚一离开这个床,那个床就打了三个洞,就是什么,现在还在军事博物馆展览着呢。

解说:在杨凤安的记忆中,还有一件令他津津乐道的往事,彭老总险渡大同江。那是1951年2月19日,彭德怀在与金日成会面之后,要返回志愿军总部,头一天还结着坚冰,可通汽车的大同江,第二天却显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

杨凤安:那个大同江那个冰,就叫敌人飞机炸得一大块一大块的,但是那个块子大,都像房子似的,有这个大块,但是它顺水往下流,是不是,回来以后,我说这怎么办呢?桥又没有,冰又炸这么什么,所以险渡大同江就是这一段。我们看了看,怎么办想方法,他说有什么高招,我说车到山前必有路,我说车到河边没有桥,怎么办。他看了看,离着我们这有里数远那些个后方人员,正在冰上扛粮食、袋子等等,用这个冰滑渡过去,他说这是个好方法,说咱们也那什么。我这听着,你这家伙,过不去,出了事,那不就成了问题。以后我们没有方法,也找了块大冰,把汽车开上去能过去,这个时候大冰顺着这个流慢慢过去了。

彭德怀爱惜士兵生命 为人民和平签停战协定

陈晓楠:自从挂帅入朝以来,彭德怀就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然而彭德怀对自己所带的士兵的生命却十分珍视。志愿军副司令员邓华曾经问彭德怀,说老总,你打了这么些年的仗,有什么战争经验可以分享呢?彭德怀回答说,我们这些带兵打仗的人,有一条,就是怎么样精心计划,细心考虑,打起仗来怎么能减少伤亡。人家父母把这些年轻的娃子们送给你们,如果他们牺牲了,那做父母的那个心情会怎么想。

解说:1953年7月,朝鲜停战协议生效后,彭德怀乘坐着吉普车,前往三八线前沿阵地视察,吉普车沿着弹坑累累的公路前进,司机刘祥很快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刘祥:一开始我就说,我说老总,你看看前面那个,全晾被褥了,由山洞出来了。白花花的,这就很远山坡上,到近处,不是,全是尸体。结果走着走着就进入阵地了,就到了阵地了,阵地那臭啊,那简直那臭,我们也不敢捂嘴,那臭也不敢捂嘴。老总不捂,我们也没带着,并且都往下抬着,全滴答水。那个战士抬着那个,四个人抬一个担架,往外抬,全用那什么,所以,到后来,我说就嫌臭,彭总后来说,这是感情,这是无产阶级感情的问题,我们的阶级兄弟啊。每次见了抬担架都得说,小刘慢点,让他们走,真是目接目送,很尊重。

解说:彭德怀用行动表明了他对战死的志愿军将士的尊重,这让刘祥十分感动,而军事参谋杨凤安还明白的记得朝鲜战争后期,志愿军已经越打越强,战场的一切主动权都在我们手里,但彭老总一番感人肺腑的讲话,表明了他对完结这场战争的态度。

杨凤安:在这个签字的时候,彭老总他自己发表感人肺腑的话说,现在我们阵地也预备就绪,没有给帝国主义,没有给美帝重大的杀伤实在可惜,但是为了人们的和平,为了世界和平,这个字还是签了。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朝鲜 补充 军队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就很难再找回来:1987年中国几乎..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zhufeih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hufeihong.com 2003-2015 zhufeih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