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 武 器手枪步枪
瞄准装置机枪枪弹
中国陆军海军
中国空军世界
台湾陆军海军
台湾空军历史
武器知识资讯
万 花 筒国外
世界坦克主站
轻型坦克步兵
冲 锋 枪匕首
坦克歼击运输
榴弹发射警棍
信 号 枪趣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历史

TOP

邓小平明确指出:1997年不收回香港,我就是李鸿章
2018-03-08 10:39:53 来源: 作者: 【 】 浏览:45次 评论:0

本文摘自《邓小平与外国首脑及记者会谈录》,《邓小平与外国首脑及记者会谈录》编辑组编著,台海出版社出版

  爱德华·希思是英国保守党领袖,前首相。他于1965年当选为保守党领袖。1970年出任首相,至1974年。任内大力推行以欧洲为重点的外交政策,使英国正式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1975年2月,保守党领袖选举中,被撒切尔夫人击败。后曾任布朗-希普利控股公司及其附属银行的董事。他曾先后于1974年5月、1975年9月、1977年10月、1979年9月、1982年4月、1983年9月、1985年4月、1987年4月等多次到中国访问。并同邓小平会见,是邓小平交往多年的老朋友。

  1974年5月,邓小平随同毛泽东会见来访的英国前首相希思。在谈到香港问题时,毛泽东指着邓小平对希思说,这是他们的事了

  1974年5月,刚刚下野的希思以英国前首相的身份首次来华访问,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当时刚刚恢复工作不久的邓小平副总理加入了毛泽东同希思的会谈,这也是希思第一次同邓小平会面。也正是在这次会谈中,毛泽东把解决祖国统一问题的重任交给了邓小平。

  5月25日,毛泽东在同希思的会谈中说,我们只剩下一个香港问题。我们现在也不谈。到时候怎么办,我们再商议吧。他指了指邓小平和在座的年轻同志,意味深长地说,是他们的事情了。那一年,邓小平70岁。可以说从那一时刻起,邓小平从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的肩上接过了统一祖国的重任,开始考虑祖国统一的问题。

  1974年10月2日,邓小平在会见台湾同胞、海外华侨时说,解放台湾有和平方式和非和平方式两种,即使台湾解放,我们也不会把大陆的政策搬过去。这就提出了祖国统一的方式问题。

  1975年9月,邓小平在会见希思后不久便遭受了政治生涯中的第三次打击。

  1977年10月和1979年9月,希思先后两次来华访问,“文革”后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同希思进行了会谈。他们的这两次会谈都涉及到了日益临近的香港回归祖国的问题。

  香港问题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一个问题,长期以来,它一直是笼罩在中英关系史上的一个巨大阴影。

  香港(包括香港岛、九龙和新界)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这块面积为1066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是英国在19世纪通过同清政府签订的三个不平等条约,先后强行割让和租借去的。在英国占领之前,香港地区隶属中国广东新安县(后改为宝安县,今深圳市)管辖。

  1840年英国发动鸦片战争,强迫清政府于1842年签订《南京条约》,永久割让香港岛。1856年英法联军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1860年英国迫使清政府缔结《北京条约》,永久割让九龙半岛尖端。1898年英国又乘列强在中国划分势力范围之机,强迫清政府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强行租借九龙半岛大片土地以及附近200多个岛屿(后统称“新界”),租期99年,1997年6月30日期满。

  中国人民一直反对上述三个不平等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我国政府曾多次阐明我国对香港问题的一贯立场,即香港是中国的领土,中国不承认帝国主义强加的三个不平等条约,主张在适当时机通过谈判解决这一问题,未解决前暂时维持现状。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人民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祖国统一和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三大任务而奋斗。邓小平提出了依照“一个国家、两种制度”解决台湾和香港问题的构想。

  同时,随着1997年的日益临近,英国方面也不断试探中国关于解决香港问题的立场和态度。这表明,解决香港问题的时机已经成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1982年4月,希思第五次来华访问,迈出了解决香港问题的试探性的一步。

  在同邓小平的会谈中,希思向邓小平谈到了他第一次同邓小平会面的情况,向邓小平提出了香港问题。他说,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和周总理时,你也在场,我们讨论了香港问题。当时毛主席和周总理说,反正到1997年还早哪,还是让年轻人去管吧。现在离1997年只有15年的时间,你是如何考虑在这个期间处理这个问题的?因为许多人都要在香港投资,怎样才能使投资者不担忧呢?

  1982年4月6日,邓小平会见希思时说,现在是考虑解决香港问题的时候了。如果可能,我们乐意同英国政府正式接触,通过谈判来解决问题

  邓小平说,香港的主权是中国的。中国要维护香港作为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响外国人在那里的投资。在这个前提下,由香港人,包括在香港的外国人管理香港。他说,香港有了地方政府,我们的新宪法有规定,答应建立特别行政区,由香港人自己组成政府,不管是华人、英国人或其他人都可加入,可作政府雇员嘛,甚至成为香港政府的成员都可考虑,各种制度也不变。

  邓小平缓率地对希思说,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了,如果中国到时候不把香港主权收回来,我们这些人谁也交不了账。

  希思连连点头说,条约里也写得明白。

  邓小平进而指出,还有新界,包括整个香港,过去是不平等条约,实际上是废除的问题。

  随后,英方又经过多次试探,决定就香港问题同我国进行正式谈判。不久,两国政府便开始了国际社会所说的“慑人心魄的反复较量”。

  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问中国,中英两国政府开始就解决香港问题进行接触。9月24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撒切尔夫人。双方一开始就亮出了分歧。撒切尔夫人对邓小平说:必须遵从有关香港问题的三个条约。条约虽然写在纸上,但任何手段都不可能消除它存在的事实。

  针对英方的这种态度,邓小平明确地向撒切尔夫人指出:“主权问题不容讨论。到1997年中国要收回的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九龙的主权,这一点是肯定的,不能有别的选择。至于维持香港的繁华,我们盼望取得英国的合作。但这不是说,香港继续维持繁华必须在英国的管辖之下才能实现。香港继续维持繁华,根本上取决于在中国收回主权后,在中国的管辖之下施行适合于香港的制度,其中包括政治、经济制度。大部分法律都可以保留,当然,有些要加以改革。总之,香港仍将是资本主义,现行的很多适合的制度要维持。”

  撒切尔夫人则声明:“只有中英两国政府就香港今后的行政管理和管治作出明确的布置,能够为香港人民所接受,英国议会相信这些布置是合理的,我才可以考虑主权问题。”

  中英两国领导人对于解决香港问题大相径庭的立场,注定了历时两年的谈判的艰难曲折。

  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撒切尔夫人访华,至1983年6月。这一阶段双方主要就原则和程序问题进行会谈。第二阶段从1983年7月至1984年9月,两国政府代表团就具体实质性问题进行了22轮会谈。

  在头四轮会谈中,由于英方仍旧坚持1997年后英国继续管治香港,致使谈判陷入了僵局。在这种情形下,希思于1983年9月第七次来华。

  1983年9月,邓小平在北京再次会晤英国前首相希思。他指出:英国想用主权换治权是行不通的,中国1997年收回香港的政策不会受任何干扰

  9月10日,邓小平会见希思,他向希思明确指出:“英国政府想用主权来换治权是行不通的。在香港问题上,我盼望撒切尔首相和她的政府采取明智的态度。中国1997年收回香港的政策不会受任何干扰、有任何转变,否则我们就交不了账。我们和英国朋友说,我不解决这个问题,我就是李鸿章。谁不解决这个问题,都是李鸿章。”

  他说,核心是1997年收回主权时香港能顺利接收,而不会引起动荡,比较顺当地接收对各方都有好处。英国利益不会受到损害,美国、西欧利益也不会受到损害。所以过渡期有个香港人参与管理的问题。参与管理,不当主角可以,但要开始知道哪些方面的管理。无论政治、经济、商业和金融方面等等,不知道怎么行,一下子拿过来怎么行?所以要逐步了解、参与,整个过程就圆满了。


  他盼望今后会谈时不要再纠结主权换治权问题,要扎扎实实地商议香港以后怎么办,过渡时期怎么办。这对彼此最有好处。如果英方不转变态度,中国就不得不到1984年9月单方面地公布解决香港问题的方针政策。

  希思回国后向英国政府传递了邓小平的谈话内容,说服现任领导人转变立场。这年10月,英方传来撒切尔夫人的口信,提出双方可在中国提议的基础上探讨香港的持久性布置。这实际上是放弃了由英国“继续管治香港”的要求。僵局再次打破,会谈得以比较顺利地继续展开。第五、六轮会谈中,英方确认不再坚持英国管治,也不谋求任何形式的共管,并理解中国的计划是建立在1997年后整个香港的主权和管治权应当归还中国这一前提的基础上。至此,中英会谈的主要障碍开始消除。

  此后,从1984年4月中旬第十二轮会谈起,谈判主题转入第二议程,即过渡时期的布置及有关政权交接的基本设想。到1984年9月18日,双方就全部问题达成协议,并于9月26日草签了中英《联合声明》和三个附件。至此,为时两年的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圆满完结。1984年12月19日,中英两国政府首脑在北京正式签署了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1985年5月27日,中英两国政府在北京互换批准书,《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生效。

  可以说,香港问题的圆满解决,有希思的一份功劳。他在中间起到了桥梁的作用。就在《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生效之际,希思又一次来华访问,邓小平愉快地会见了这位交往了多年的老朋友。在这次会谈中,他们由香港问题的解决谈到了台湾问题,谈到了国际局势,他们的视野更宽、更远了。

  在会谈中,希思问邓小平,中英对香港问题的圆满解决是否有利于台湾问题的解决。

  邓小平肯定地回答说,是的。香港问题的解决对解决台湾问题是个推动。我们将按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对解决台湾问题的条件更宽,就是台湾可以保留自己的军队。

  希思说,中国为和平解决台湾提出的九点计划是特别合情合理的。

  邓小平说,我们提出国共第三次合作解决台湾问题,就是因为我们双方有共同语言,我们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

  在谈到中美关系时,邓小平说,中美之间的障碍就是一个台湾问题,这一问题的解决会使中美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

  关于中苏关系,邓小平说,中苏之间要实现关系正常化,政治关系要发展,必须要消除三大障碍。消除三个障碍在苏联方面有难处,可以先从解决其中的一个问题做起。但是总要走出第一步。

  当希思问到邓小平对美苏裁军谈判的看法时,邓小平说,如果达成协议,我们赞成。协议的实际好处是可以起到缓和氛围的作用。但是,维护世界和平,我们的眼光不能只看着美苏两家的谈判。

  希思盼望中国更多地发展同西欧的经济贸易关系。邓小平说,我们一直在考虑如何加强同欧洲,包括英国在内的经济联络。我们是作为一项政策加以考虑的。他说,贸易是有来有往的,双方都应当开辟新的途径。他盼望欧洲的企业界为中国商品进入欧洲市场发明条件。

  1987年4月17日,希思第八次来中国访问,这也是他第八次同邓小平会面,他们在会谈中都盼望中国和欧洲互相帮助,共同发展,维护世界和平。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欧洲 布朗 英国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荣誉迟来48年:曾击落美军头号王.. 下一篇与红军长征湘江战役中红34师并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zhufeih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hufeihong.com 2003-2015 zhufeiho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