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 武 器手枪步枪
瞄准装置机枪枪弹
中国陆军海军
中国空军世界
台湾陆军海军
台湾空军历史
武器知识资讯
万 花 筒国外
世界坦克主站
轻型坦克步兵
冲 锋 枪匕首
坦克歼击运输
榴弹发射警棍
信 号 枪趣闻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武器

TOP

玄天九变——解读真正的苏-30
2019-05-15 22:03:54 来源: 作者: 【 】 浏览:0次 评论:0


苏-27飞机批量生产的筹备工作始于1976年,因为新的战斗机在构造和工艺方面与当时工厂正在生产的苏-17飞机大相径庭且政府规定的转产期限又比较短。KnAAPO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才达到生产苏-27飞机所要求的工艺和技术条件。在标准型苏-27战斗机投入批量生产后,KnAAPO于1985年生产出第一批生产型苏-27UB双座教练战斗机并交付部队使用。1989年又试生产了苏-27K舰载战斗机。

  从八十年代中期开始,KnAAPO成为航空系统中生产苏-27系列所有单座型战斗机的唯一厂家。除批量生产的飞机外,KnAAPO与苏霍伊设计局亲密合作,参与了苏-27系列飞机中几乎所有样机的制造工作。从1992年开始,KnAAPO开始投入到苏-27M多用途战斗机的研制任务中,所有的苏-27M(苏-35/37)原型机都是由KnAAPO制造出来的,包括苏-35UB双座教练战斗机。九十年代末期,KnAAPO开始批量生产苏-27K/33舰载机和苏-27KUB舰载教练战斗机,以及苏-30MKK多用途战斗机。

  图24
  


  前苏联领导层是考虑到KnAAPO的生产任务过于繁重,才将苏-27UB的生产任务转移到伊尔库斯克飞机生产联合股份公司(IAPO)的。与KnAAPO相比,IAPO同样是前苏联航空界老资格的生产企业,而且与苏霍伊设计局的开山鼻祖巴维尔.奥西波维奇.苏霍伊本人有若一段渊源。

  IAPO同样成立于1934年,当时生产的是CB飞机和由巴维尔奥西波维奇苏霍伊本人亲自参与设计的伊-14战斗机,那个时候苏霍伊设计局还没有建立,1941年IAPO转产PE-2俯冲轰炸机,同时也生产伊尔-4轰炸机。在战争的后期,IAPO还生产了叶尔-2远程夜间轰炸机。

  卫国战争完结后,工厂投入图-2飞机的生产,紧接着在1951年开始生产图-14喷气式中程轰炸机,这是该厂生产的第一种喷气式飞机。在预备生产图-14的时候苏霍伊设计局因为苏-15(旧苏霍伊局的编号,苏局恢复后重新进行了飞机编号排列)研制失败被解散,苏霍伊本人被下放到IAPO劳动改造。IAPO的工厂厂长扎日吉十分看中苏霍伊的个人能力,将组织生产图-14的工作完全交给苏霍伊负责,两人也因此成为莫逆之交。在1953年5月苏霍伊设计局恢复后苏霍伊任命他为苏霍伊设计局莫斯科试验生产厂的厂长。

  从1953年到1957年,IAPO参与了闻名的伊尔-28前线轰炸机的生产工作。这种前线轰炸机大量装备前社会主义国家并一直服役到今天。五十年代末开始,IAPO组装生产出第一批安-12中型运输机,这是IAPO生产过的最大型飞机,与此同时还生产富有传奇颜色的雅克-28多用这飞机。1961年以后,安-24支线客机开始在IAPO投入生产,这种飞机曾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东方集团国家,中国在这种飞机的基础上生产出运七型飞机。不过在IAPO产量最高的是六十年代来开始生产的米格-23UB战斗教练机和米格-27攻打机。一直到1985年,IAPO总共生产了近800架米格-23/27飞机。作为远东地区的飞机制造厂,IAPO自进入喷气时代以来几乎参与了前苏联所有主要设计局的机型生产工作,这在前苏联的航空系统中是相当罕见的。这也证明了IAPO有着极强的转产和适应能力。

  图25
  

  从1986年开始,IAPO转产苏-27UB战斗教练机。这一年的9月10日,IAPO制造的第一架批生产型苏-27UB的检验飞行由IAPO的试飞员布拉诺夹和伊万诺夫完成。之后IAPO就作为苏-27UB的专门生产单位为空军和防空部队生产这种大型战斗教练机。在苏联解体后,苏-27被答应出口。IAPO也加入了向外国军事订购人提供苏27UB战斗教练机的生产工作。

  与KnAAPO有所不同的是,虽然巴维尔奥西渡维奇苏霍伊本人曾经在IAPO工作过,但该厂在苏-2TUB之前没有生产过任何苏霍伊设计局设计的飞机。也没有参与过苏-27的研制过程和样机的生产制造。只是为了保证KnAAPO能够完成军方苏-27的生产任务,苏共中央政治局和部长会议军事工业委员会就想当然地将苏-27UB的生产工作调到了IAPO。从历史条件上来说,IAPO远不如KnAAPO和苏霍伊设计局之间的关系亲密。再加上IAPO本身有肯定程度的研制能力,这为日后IAPO和苏霍伊设计局之间因苏-30KN造成的纠纷埋下了伏笔。

   从KnAAPO的立场来说,在前苏联计划经济时代自己率身的生产任务都忙不过来,对于将自己开发出来的苏-27UB转移到别的工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可是在苏联解体,军方大幅削减甚至中止军事技术装备采购的窘境下,少完成一架苏-27的出口生产任务就意味着全厂工人少发一年的工资,这自然不能等闲视之。只是在苏霍伊集团上层的强大压力下,KnAAPO才没有恢复苏-27UB教练机的生产线,虽然这对后者来说是易如反掌。

  除了以前提过的外国军事订购人采购了大批KnAAPO生产的苏-27飞机外,越南、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国都已经采购了IAPO生产的苏-30系列飞机。对于IAPO在国际市场上取得的成就,反过来讲就是KnAAPO的痛苦。

  图26
  


  在向印度推销苏-30MKI获得成功后,IAPO在苏-30的基础上发展了苏-30KN飞机。与苏-30MKI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编号“蓝色302”的苏-30KN进行了首飞。这是第一架也是唯一的一架苏-30KN原型机。苏-30KN是苏-30系列中最简单的改进型号。由于完全采用苏-27UB的机体、动力装置和飞控系统,从外形上来看苏-30KN与苏-27UB没有任何不同,只是将武器挂架进行调整以挂载大型空地武器。另外将原来的N001E雷达换装为PERO相控阵雷达天线,不过即使有订货,雷达的改进工作也要在38个月之后才能完成。实际上302号机本身也不是全新制造的,而是IAPO在原先用于测试的苏-27UB的基础上改进而成的。这架飞机上有重新设计的座舱系统,包括有三个液晶显示屏,其中两个MFI-9型显示器的尺寸为17.8厘米x 12.7厘米,另一个小一些的显示器安装在它们中间,座舱内仍保留了备份的传统仪表。

   苏-30KN在一开始就没有得到苏霍伊设计局的支持,而且是在后者的强烈反对之下,完全依靠IAPO自力完成的。IAPO研制该机的目的是为了与KnAAPO争夺外国军事订购人的出口市场,这一离经叛道的行为自然使苏霍伊设计局感到不快。苏局怕因此激怒好不轻易拉到的印度客户。虽然苏30KN没有采用任何为苏-30MKI研制的新装备,但苏霍伊高层依旧担忧新德里会因此产生不快。同时苏-30MKI在研制和交付使用过程中已经有太多的麻烦了,在这一情形下再去激怒印度人实属不智。

  苏霍伊公司第一副总经理、苏-30MKK战斗机的项目总师柯内舍夫在接受中国《环球时报》记者石丁先生的采访时曾开诚布公地批评苏-30KN是IAPO中一群不切实际的人搞出来的不切实际的项目,是注定没有前这的“烧钱工程”。似乎是为了印证柯内台夫的话,从1997年苏-30KN首飞成功到今天没有获得任何订单。不过IAPO在这个型号的基础上开发了供印度尼西亚使用的苏-30MK,这一次苏霍伊设计局负责提供技术援助。

  图27
  


  苏-30KN虽然没有从KnAAPO手中抢走任何订单,但也为后者敲响了警钟。原来竞争者不但来自西方,自家人照样会来挖墙角。KnAAPO拒绝再与其他兄弟厂分享自己的成果,这意味着所有“侧卫”新改型,只要是由KnAAPO负责研制生产的,其教练型也将由KnAAPO自行负责。其中包括为海军航空兵的苏-27K研制生产教练型苏-27KUB,和为苏-35/37b机生产教练型飞机。前面提到过,苏-35/37飞机的试生产工作是由KnAAPO和苏霍伊设计局联合进行的,而不是直属的莫斯科试验生产厂。在生产了将近12架苏-35飞机后,KnAAPO在九十年代末期生产出第一批苏-35UB双座教练/攻打战斗机。编号“蓝色801”的苏-35UB于1998年完成首飞。

  英雄本色——苏-30MKK

  还是在1996年末,苏霍伊设计局就曾透露过一种正处于高级发展阶段的苏-35/37的双座攻打型飞机。项目总指挥西蒙诺夫表示,这种新飞机与为印度研制的装有推力矢量喷管、前翼,双座的苏-30MKI完全不同。新机的核心是在苏-27M这一空中优势战斗机的基础上发展一种具有强大对地攻打能力的远程遮断打击飞机。不过,在当时这一消息并没有被多数人所留意。

  1999年3月9日,编号“蓝色501”的苏-30MKK首架原型机在阿穆尔河畔共青城进行了首飞,最后一个“K”代表KnAAPO的第一个字母。到5月19日,在进行了一系列的调配工作后再次试飞,试飞员是阿维里扬诺夹。第二架原型机,编号为“蓝色502”的苏-30MKK于6月19日飞上蓝天。编号“蓝色503”和“蓝色504”的第三架和第四架苏-30MKK则在那一年的晚些时候键制造出来。后者主要负责武器和电子火控系统的测试工作。同年8月15日,俄罗斯联邦空军总司令阿纳托利科尔鲁科夫上将在接受西方记者的采访中证实外国军事订购人已经签署了苏-30MKK的采购合同,将购买成“打”的苏-30MKK飞机。

  图28
  


  早在苏-35UB双座教练战斗机的研制之初,该项目总师柯内舍夫就决意在这一新设计机型的基础上发展一种双座战斗轰炸机,而不是在已经成熟的苏-27UB基础上换些电子设备挂几枚空地导弹来做秀。考虑到俄罗斯军方和杜马中某些保守势力对于向外国军事订购人出口最新军事技术装备持强烈否定态度,苏霍伊局和KnAAPO决定让新型飞机沿用国防部已经批准的出口编号,也就是后来的苏-30MKK,不过,在苏霍伊集团和国家武器盛出口总公司在上报俄政府和军方的材料中,依旧将这一机型称为苏-30MK。这一手在当时不但糊弄了俄国内的保守势力,也把某些所谓的军事观看家们着实戏弄一番。这里还要提到一点,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是这一军售项目的主要推动者。正是在总统办公厅的强力干预下,苏-30MKK这一具有强大对地/海攻打能力的战斗轰炸机才得以“孔雀东南飞”。

   和苏-35一样,苏-30MKK是在苏-27SK的基础上以电脑帮助设计技术(CAD/CAM/CAE)对机身构造进行重新设计后制造出来的。工程技术指导是副总工程师萨福诺夫。苏-30MKK和苏-35UB是KnAAPO第一批采用这种应用技术设计制造出来的飞机,在外国军事订购人确定了采购意向之后,正以CALS工艺技术进行苏-35UB工程项目的设计小组飞快转向,第一架苏-3OMKK原型机从最初预备投入设计到实际制造出飞机只用了9个月的时间,除了KnAAPO自身强大的技术实力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种飞机在构型上特别类似,为设计小组和试制车间提供了方便。

  在开发生产飞机的过程中对其构造进行了一系列转变,运用了新型铝铸造合金,并更广泛地使用了复合材料。首先是作了旨在增大航程和加大载荷以及机身强度的一系列改进。为了达到增大航程的目的,为飞机配备了带加大尺寸油箱的新式外翼(油箱外壁是机翼可拆部分的第13翼肋,而不是以前的第9翼肋)和加大面积,高度和厚度的新式垂直尾翼,在这种由碳纤维增强材料制成的垂直尾翼内部设置了整体油箱,机翼和垂尾中的整体油箱为飞机增长了近吨的燃油。与苏-27相比,苏-30MKK的垂直尾翼弦长和高度都有所增大。其实苏-30MKK在设计之初就沿用了苏-35UB的机体构造,这也是为什么苏-30MKK的垂尾乃至整个气动外形与苏-35UB特别相似的原因,但绝不是当初某些白痴西方军事记者认为的,苏-30MKK采用如此设计是为了装备更大的UHF天线。

  图29
  


  除了机翼油箱/舱加大容量和在垂直安稳面里增长两个油箱外,飞机还有4个机内油箱,3个在机身和中翼内,1个在外翼内。前机身油箱/舱(1号油箱)容量为3,150千克,中强油箱/舱(2号油箱)为4,15 0千克,后机身油箱/舱(3号油箱)为1,053千克,机翼油箱/舱(4号油箱)为1,552千克,在燃油密度为0.785时,机内油箱的总燃油储量为10,185千克(含垂直安全面油箱280千克燃油)。另外苏-3OMKK还制定了基本和中间加油计划,按基本加油计划,1号油箱不加油,2号油箱部分加油,此时的燃油储备为6,962千克。按中间加油计划,2、3、4号油箱和垂直安稳面油箱全部加满油,1号油箱部分加油,此时的燃油储备为9,640千克(将依据执行任务的不同设置加油计划)。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0
分享到: 
Tags:苏霍 生产 战斗机 设计局 战斗 轰炸机 苏霍伊 飞机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AS30L空地导弹 下一篇没有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暂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首 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手机版 | 会员投稿
Copyright@zhufeiho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hufeihong.com 2003-2015 zhufeihong.com